一树乡愁——感念松树

2017-06-15  来自: 莱芜市颖松园林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:249

  一 树 乡 愁  

常山本土作家梁木专栏:一树乡愁——感念松树


  感念松树

  前段时间,我随全省开展的“进村入企”大走访活动,来到了常山的松香门村,这是一个四面环山的村庄,如西湖湿地般的气候和环境,看到第一眼我就爱上了它。谈起村名的由来,村干部说,原先村中的古墓旁有一颗古松,古松树的杆上挂满了松脂,因而取两景为一名“松香墓”,后逐渐雅化为如今这充满诗意的村名“松香门”。待我环顾村中的矮山坡时,果然松香阵阵,绿意深深,冷不丁就把松树的记忆在脑海中翻了一遍。

  我的老家就住在大山的脚下,松树的印象也伴着年龄的增长。在老家还是靠柴火烧饭的年代里,松树是最理想的燃料之一,生火用松针,烧菜用松枝,需要长时间蒸煮的就靠松树干条了,松树身上带有松脂,哪怕半湿不干也能慢慢地燎原起来。每当腊月将临,家家户户就会忙着准备过冬的柴火,松树就成了大家的至爱,当然,大的松树是不容许砍伐的,这是生产队里大家墨守陈规的一条戒律,那可是要派上建房等大用场的,所以,用作柴火的只能斫一些枝枝桠桠。而稍为近处的矮山,枝桠往往给人斫得差不多了,有一回傍晚,为了砍松树枝,我和几个老乡,走了10多里的山路,才凑足一担松枝,看起来是两小捆,可肩膀套进去,身子差点直不起来,勉强挑了一段路就停下来休息了。正当仰天长叹,皎洁的月亮又出来了,望着悠悠深邃的天空,想想松树是那样的任劳任怨:砍它、捆它、烧它也没有怨言,既然砍来了,何不发挥它的作用呢,“谁喻苍苍造物意,但与乏材不与地。”于是鼓起勇气,拿出了吃奶的力气,踉踉跄跄地摸黑回家了。

  

常山本土作家梁木专栏:一树乡愁——感念松树


  每到农家采来板栗、柑橘之类的果品,一时半会吃不完,也要采一些松树枝条垫底,透气耐寒的松针为延缓果品的腐烂默默地奉献着。因而,到了春节期间,柑橘、板栗就成了招待亲朋好友的上佳果品。每当秋收冬种之后,地里收成的番薯又要储藏了,老父亲就在屋后挖了个比箩筐大的山洞,这个时候,又要用的上松树丝了,往往也是铺一层松丝放一层番薯,待到来年春天,打开山洞,番薯新鲜如初,望着父亲微笑的样子,我知道他老人家是从内心感谢松树的。

  到我几个姊弟长大的时候,家中的房子渐渐地显得逼仄了,于是就想到了房屋需要架构楼板了,那一年,老父亲向生产队里打了报告,申请砍伐两颗松树料。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秋日,走进郁闭的山林间,霎时清凉了许多,我们寻找到了两颗相对挺拔的大松树,用脚一踢,哗啦啦的松果如冰雹般地跌落下来,有鸡蛋般大小,看那规则棕色的鳞片如同欣赏巧手制作的工艺品,姐姐连忙捡了一大袋回家收藏。很快父亲和几个帮工也砍倒了两株松树扛回了家,第二天又请木匠来家中锯成了板条,待松树板风干日子,终于成就了家中两边房间的崭新楼板,原先只是一层的泥瓦房顷刻间变为了两层楼房,闻着松板的清香,我们一家像是换了人间。

  

常山本土作家梁木专栏:一树乡愁——感念松树


  松树改善了我们家的生活,也为我们的集体增加了收入。那时候,老家的山口有一个水库,水库尾巴有一片山排田,那里就成了大队林场培育树苗的好场所。集体的林场就建造在山沿上,恰逢城里的知识青年下放的年代,于是,林场成了知识青年的住所,育苗拔草成了知识青年生产劳动的主要内容,撑一把油纸伞在苗圃里花红柳绿的穿行,也成了寂寞山凹里难得的风景。松树苗就像红娘一般,没过几年,有好几对男女知识青年牵手进了洞房。

  

常山本土作家梁木专栏:一树乡愁——感念松树


  如今,当年知识青年们育下的杉树、松树苗,通过移栽,已经长成了大树,每年都为父老乡亲带来了可观的收成。就在我老家的屋后,当年的松树苗经我亲手植下的松树已经长成了齐腰粗壮、10多米高的大松树了,它是那样是笔直、朴素和坚强!它在我的心中是那样的神圣和伟大——因为它伴着我已经走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。


关键词: 造型松           

莱芜市颖松园林有限公司位于五岳之首的泰山脚下,地理位置优越,交通运输方便。是一家经工商部门批准成立,三证齐全,建有1000亩各种大型造型松。基地主要经营:造型松,造型黑松,造型油松,泰山迎客松,景观松,油松,黑松,平顶松,大型古松,风景松等园林绿化苗木。我们以诚待人信誉为本;耕耘绿色传播友情。我们竭诚与国内外商家双赢合作,共同发展,共创辉煌!咨询:15763434444


CopyRight © 版权所有: 莱芜市颖松园林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佰搜网 0538-7177991 网站地图 XML


扫一扫访问移动端